他们今天所看的是寓教于乐的,有不少中国传统的技艺与文化,主要目的还是弘扬过去的优秀文化以及不断的展示当下的进步,更带着展望未来的任务。

  节目中所展示的文化与人物很容易感染人。

  一共有五个男主持,每个主持人各有风格,谁都不会抢走对方的风采。

  禇行睿平时也跟家里人看。

  他对五个主持都挺有好感,尤其是对最闹腾、说话密度极高的主持人最有好感。

  家里人还曾经打趣过他,说他所隐藏的一面就是那个男主持人的那一面。

  他倒不觉得是这样,不过这个男主持表面嘻嘻哈哈,但实际上他所说的话都蕴藏着各种各样的意味。

  在娱乐圈帅哥美女云集中他的颜值并不低,有颜值的人没有他的脑子,更没有他自成风格的肢体语言。

  很多人哪怕是看着她很可爱的肢体语言,都会也将目光放到她的身上。

  更何况他说出来的话,又有趣更有含义,很容易就把别人的焦点都停留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人在很多种时候都能活的很好。

  不过台前越热闹的人,在镁光灯离开的时候就会越安静。

  这个特质在这位主持人的身上也很明显。

  他更希望能带给别人的是快乐,而留给自己的是焦躁与失眠。

  禇行睿不认同这样的工作方式,也不认同这样的焦虑。

  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面对世界的方式。

  谁都会有自己的局限。

  站在客观的角度看所有人,每个人都有自己解不开的困局。

  只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哪怕当局者其实是知道自己的局限在哪里的,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只要稍稍改变一下方式就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一个二个仍是按照自己的坚持继续往前走。

  禇行睿有时候不免有些庆幸自己的出身,因为有良好的出生哪怕他们不想服从某些规则,他们也可以直接拒绝。

  无需担心他们拒绝之后承担不起后果。

  而很多人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

  更多的是想要对自己更好一点,不想按照社会的规则去走。

  这样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幸福的,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向走,不需要别人的肯定和质疑。

  然而,这条路走的人太少了,往往是没有同伴的。

  一个人独行其中的孤独自是不必说,很多时候也是要别人只言片语的肯定。

  那些肯定对他们来说无疑是甘露。

  然而大部分随波逐流或者按照普世价值观生活的人他们是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关注他人的,他们忙忙碌碌的看顾着自己的生活,为数不多的闲暇时光则用来八卦那极为少数的人。

  禇行睿不知不觉就想多了,没怎么继续关注节目。

  虞茴见他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也没有出声打扰他,怕她正想到关键时刻打扰了反而影响了他的思路。

  直到综艺节目结束之后,禇行睿才微微动了一下胳膊,问道:“还要继续看吗?”

  “不看了,你要是累了就先上楼休息,不用特地陪我的。”

  “并不累,刚才走神了而已。”禇行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不早了,你今天还上了一天的课,上楼休息吧。”

  虞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慢慢坐直了身体。

  禇行睿仿佛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有些事不适合在现在发生,安心睡觉吧。”

  虞茴被他说的脸上又红了起来。

  禇行睿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道:“家里的别墅有点大,又经常没有人住,今天晚上我们睡同一个房间,免得你自己一个人睡害怕。”

  虞茴本来心里有些害怕的,被他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跟着他一起上楼了。

  这套别墅哪怕是经常没有人住,后来还是小范围的修整了一下装。

  小时候他们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因此当时还是有儿童房的。

  后来想着他们偶尔会回来小住就把儿童房换了。

  禇行睿带虞茴进的就是重新布置好的他的房间。

  这个房间装点的很简单,床上的床品也都是相对中性的,而且颜色偏冷,但看起来就很舒服。

  虞茴相信他的自控力,然而想到他们要同床共枕,依旧有些害羞。

  虞茴简单的打量完今晚要睡的房间之后,并拿了换洗的衣物去了洗手间。

  禇行睿到隔壁的房间洗澡了。

  他并不是没有什么冲动,只是理智上可以克制。

  现在冲破那一层,并不是件好事。

  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家里人都知道,他也暂时没有这个想法。

  虞茴洗漱出来的时候,禇行睿已经回到房间了。

  虞茴看到他头发上还带着湿气,“你到隔壁去洗澡了?”

  “嗯。睡吧,明天带你到附近走。”

  “你还会钓鱼吗?”

  禇行睿微微挑了挑眉,“我钓鱼纯属消磨时间,不会有任何成果。与其浪费时间钓鱼还不如直接跳进水里面去抓,成功率都比我钓鱼要高。”

  虞茴想到他死活钓不上鱼,也忍不住笑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从小到大你钓鱼的次数应该不少,一条鱼都没有钓上过,这个概率也太小了。”

  “我的例子就表明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现在都没什么感觉了,现在已经开始学会打趣这个现象了。”

  “明天我也不画画了。我们好好走走。”

  “这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约会。”禇行睿笑道。

  他的笑容依旧是浅浅的,却让人很喜欢。

  不常笑的人,哪怕是露出微微的笑意都让人格外的瞩目。

  虞茴不自觉的就将目光都放到他的脸上,“我觉得以前我们的约会就挺好的。我现在还经常能想起你跟我爸爸妈妈还有小秦一起来参加学校的迎新晚会,那个时候我觉得人生最大的两件事被我解决了,而且是很有安全感的解决了。”

  “谈恋爱和把男朋友与父母的关系解决了?”

  “其他人可能要到好几年之后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却在那个时候就处理好了。我都怕老天爷太过嫉妒我,以后会适当的给我使绊子。结果我们走下来也一直是平安顺遂的,连架都没有吵过。”

  禇行睿很淡定的看着她,说道:“要是吵架你一定会输。”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63166/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