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挚的告白在这一刻仿佛写尽余生,再也无法分开。

????边仇眼底隐藏着一丝动容,他举手指发誓:“我,边仇,如果有朝一日离开云光战神,就让我碎尸万段,生不如死。”

????“别乱说话。”云光捂住边仇的嘴,有些怪责:“瞎说什么。”

????边仇心情大好,“好好,不说。不说。”

????“再这样说,不让宝宝喊你了。”云光的威胁太有震慑力了。

????“真不说了。”边仇乖乖认怂。他在云光面前,一向如此。

????…………

????宁静的夜晚,一切安然。

????冰冷的地牢中,点点星光顺着窗户倾洒下来,光影中笼罩着一个浑身布满血痕的人。

????忽然,一桶冷水淋下来,将那个人浇得打了一个哆嗦。

????方昭从昏迷中悠悠转醒,睁开眼睛,望着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那是一个长相极其精致绝美的女人。

????看起来似曾相识,却又不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不过,方昭惟一能够确定的一点就是他被抓住了,此刻正身处在牢狱之中。

????他将要面临的或许会是一场严刑拷打,歹毒讯问。

????“你是谁?”方昭望着女人那张看起来总是有些太过正常的面庞,疑惑着。

????他总觉得这张面容上少些什么,就像是古人画卷上的点睛之笔,锦上添花。

????总之,就是不太对劲。

????因为美得太平淡了。

????那女人扬着唇角淡淡一笑,低下头,从眼睛里取出两片极薄的瞳片,露出她原本的眸色。

????那是一对儿足以遮挡瞳色的隐形镜片,色泽如墨。

????霎时间,些许银色的光华流泻出来,浅浅映照着昏暗冰冷的地牢。

????方昭顺着那点点犹如浮动在空气中的银色光粒看去,眼神里的震撼一点一点的堆积起来,心情难以言表。

????他指着面前犹如变了一个模样的美丽女子,结结巴巴的,无法开口:“你、你就是……”

????“没错。本爵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人,夜爵暮离。”暮离站在方昭的面前,一双银灰色的眸子浮动着隐隐光碎,犹如星海沉入眸光里,绝美清冷,不可方物。

????她摊开掌心,将遮挡瞳色的隐形镜片送到方昭面前,“你很好奇这是什么?”

????“嗯。”方昭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了,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定定地望着那两片半透明的镜片,笃定的说道:“这不是四城里的东西。”

????“当然不是,这是六宝山外的东西。”暮离将镜片递给方昭,“既然你喜欢,便送给你了,算是贿赂。”

????“贿赂?”方昭愣愣地坐在地上,不理解暮离的意思,他看着手中的稀奇东西,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陈安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暮离身侧。

????暮离优雅地坐下,手臂随意搭在扶手上,说道:“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我。”

????“你会杀了我。”方昭又不傻。

????他当然知道,一旦把所有事情都说出去,可能连活命的机会都没了。

????“确实如此。本爵应该杀了你。”暮离承认方昭说的话很对,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如果你聪明,一定懂得如何争取一线生机。”

????“我为什么相信你?”方昭问道。

????“因为你别无选择。”暮离眼色一冷,瞳底点点银碎泛着冷光,沉声说道。

????“他们呢?在哪里?”方昭指那些前来接应他的人,其中有一人是他的父亲。

????“去了该去的地方。”暮离没有明说。

????但是,方昭怎么会听不明白暮离的话。

????“你们杀了我的父亲,我的族人,凭什么相信我还会告诉你们事实真相?”方昭有点心灰意冷。

????杀父之仇。

????族人之死。

????他如何才能让自己忘记这些事?

????“方公子,当战争来临时,没有一个身在其中的人是无辜的。我们不希望牺牲任何一个人,但是,在这条道路上,所有人都只能踩着别人的尸骨往前去,如果你想找我报仇,随时可以,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啪。

????一把匕首丢在方昭面前。

????暮离深沉的眼眸里覆着一片黑暗,“杀我。哪怕,就是现在。”

????方昭拿起匕首,站起身,一步步的朝暮离走来,他将尖锐的刀锋对准了暮离的心脏,仿佛下一秒就会狠狠扎过去,“你以为我不敢?”

????“不,本爵相信你敢。但是,”暮离话语一顿,“你考虑过后果么?”

????“后果?”方昭疑惑。

????杀人偿命。

????这就是从古至今的后果。

????“或许,你会得手。或许,你不会得手,可是在这之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你,必死无疑。”暮离冷冷挑眉,血族帝王戾气乍生,威仪凛凛,

????“我不怕死。”方昭总归是年幼了一些。

????虽然他对家族的情感并不是很多,但是,那么多族人因他而亡,他岂能认敌为主,罔顾同袍之情。

????“呵呵,不怕死?”蓦地,暮离唇畔扬起一抹笑,眼神冰冷残酷,透着一丝寒厉:“如果,是生不如死呢?”

????“你、、”方昭被暮离的血族戾气威慑住。

????暮离仿佛察觉不到方昭的不安,她慢悠悠地开口,一声一句的说着:“听说,在人类的世界里有很多有趣的刑罚,想必你多少也知道一些。反正都是些折磨人的法子,不如一样样尝试下?正好本爵的实验室里缺些标本。”

????“实验室?你们也有实验室?”方昭脸上忽然出现一阵惊惧,透着恐慌。

????“嗯,研究研究,学习一下。”暮离淡淡说着,“把你送你那里也好,省得本爵看着心烦。”

????“不,我不去。”方昭听到这句话,情绪立刻激动起来,就连手中的匕首也掉落了,摔在地上。

????“那你再想想,是否要与本爵合作。”暮离站起身,准备离开了,“对了,本爵没什么耐心,莫让本爵等太久。”

????陈安跟随暮离走出地牢,将牢门锁上。不过,稍微留下一条小缝儿。

????地牢外,清漪和云光守在一旁,躬身行礼:“主子。”

????暮离轻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朝院外走去。

????等到暮离走后,清漪和云光躲进暗处,悄悄观看。

????几分钟后,一道黑影出现在地牢外面,鬼鬼祟祟。

????黑色的袍子遮挡很严,只露出一双眼睛,其余都被黑袍遮挡住了。

????那个人打开地牢的门,动作敏捷地窜了进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尊天下:血族女皇在现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62839/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