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终止交易?这怎么可以?不说海上的大雾阵法是人家设下的,就是即将要开展的计划,也需要人家出手,他怎么可能会让交易终止?

  如果交易真的终止了,那他之前计划的所有事情,不是都要半途而废?那他想要东山再起的梦想,也终将破灭。

  他端木青鹤,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端木青鹤毕竟是做过一国皇子的,更是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睿智和狡诈,红衣女子咄咄逼人的威胁,也是让他很是厌烦。

  于是他眼珠一转,“圣女,在本王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您能否告知本王一件事?”

  虽然他与这位圣女有交易在前,但是他也不想事事都被她蒙在鼓里,既然是双方合作,就要拿出彼此的诚意。

  一听这话,红衣女子的俏脸立刻紧绷了起来,向来与人合作,都是她说一不二,这个端木青鹤的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同她谈条件!

  可是,她又仔细琢磨了一番端木青鹤的那句话,是告知一件事,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难道他知道了什么?还是自己这方做错了什么?

  她赶忙向着自己的两名婢女看去,见两人都非常无措的摇了摇头,便瞬间知道了,端木青鹤想要知道的事情,与自己这方无关。

  “你想知道什么事?”

  见红衣女子并没有问任何缘由,就这么快的松了口,端木青鹤一愣,他当真没有想到,向来颐指气使,说一不二的圣女,如今这么好相与了。

  难道今天,她的心情很是不错?

  他当即决定,趁着对方心情好,赶紧直言,“圣女,大雾上的阵法中,可是您派人下了毒?”

  “派人下毒?”红衣女子也是一愣,“本圣女为何要派人下毒?”这对我有任何好处吗?

  听到不是圣女派人下的毒,端木青鹤的心不由的咯噔一声,“那到底是谁下的毒呢?”

  红衣女子方才在暗门里,可是将端木青鹤与荣耀天的谈话,都听的一清二楚的,可是既然不是自己这方下的毒,她也懒得多言。

  反正那毒下在哪,又是谁下的,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此次前来可是另有目的。

  “行了鹤王,你的问题本圣女已经回答你了,那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回答本圣女的问题?”红衣女子说罢,谨防端木青鹤再耍赖,伸出手指,指了指画卷上的女子。

  端木青鹤本来就对何人下毒的事情,还心有余悸,诧然听到红衣女子,又指着画中的女子要她回答问题,他有心不想告诉她,但是一想到自己与她之间的交易,他就有些犹豫了。

  见端木青鹤又不说话,一双眼睛还在频频的闪躲,红衣女子就知道他肯定是要耍赖。

  这个端木青鹤,真当本圣女是好拿捏的不成?“鹤王,看来你是真想与本圣女终止交易啊!”老虎不发威,你当本圣女是病猫不成?

  这下端木青鹤是真的急了,“圣女,不妨直言!”

  “直言?”你是不是傻子?“本圣女已经直言了啊?”红衣女子

  一脸懵懂的看着端木青鹤,要不是端木青鹤知道她的狠厉,从她这个懵懂的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此女的嗜血与阴狠。

  “青鹤不懂!”端木青鹤有点纠结,可是他又不想错失这次机会,跟自己的目的相比,画上的女子还真没有那么重要。

  可是,一想到画上女子的倾城容颜,和她背后的宗门势力,以及一个国家的鼎力支持,他又些不舍……还真的好纠结啊。

  “不懂?”女子又咯咯笑了笑,这个鹤王还真是只老狐狸!明明早就知晓,却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

  红衣女子是何人?虽然她的容貌很是俏丽,但是内里,毕竟也是活了几万岁的老古董,端木青鹤内心的纠结,她也能猜出一二。

  不过,她从端木青鹤的话语里还是听出了话外音,显然端木青鹤也是有点绷不住了。

  想到这里,女子清丽的美颜立刻透着一丝妩媚,声音裹着缠绵与暧昧,“聪慧如鹤王,还有什么是鹤王不懂的?”

  这下,端木青鹤是再也装不下去了,“圣女的意思是说,你此次与本王的交易,意在此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还算你聪明,懂得取舍!红衣女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吧,她是谁?”

  “她……”端木青鹤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她是百里国的太皇女帝,百里攸澜!”

  端木青鹤为了此次的交易,毫不留情的就将谷幽兰给卖了。

  不过,即使他有情有义的不将谷幽兰卖了,想必谷幽兰知道后,也不会领他的情。

  废话,面对一个一边想嚣想她,一边又为了利益而出卖她的敌人,试问,谁会真的在乎?谁又会真的领情?

  “哦?”女子轻轻咬了咬唇角,越看画卷上女子的容颜就越刺眼,“她就是百里国,那个年仅十五岁的太皇女帝?”

  怪不得她能出现在淳于国北部的五座城池之中!

  怪不得她能矗立在百里国的三军营帐之内!

  怪不得她能挥挥手,就将自己辛苦培植了十年的疫病病毒,给破解了!还真真是个妙人呢!

  哼,如此是她,那一切就说得通了!不过,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红衣女子想罢,冷冷的扫了一眼端木青鹤,嘴角扯出一抹鄙夷,“原来鹤王心心念念的人儿,竟然是百里国的太皇呢?”

  哈哈哈,还真是痴心妄想!

  听到女子的话,端木青鹤的老脸抽了抽,要不要,这样直言不讳?当初他丢的那些脸和好不容易谋划的太子之位,可都是拜了画上之人所赐呢,内心虽然爱的不行,但也是恨的不够。

  如果能拿她的性命,换来自己曾经丢失的皇位,也没什么不可。

  他相信,在江山和美人面前,任何一个有梦想的热血男儿,都会义不容辞的选择江山!但两者都能得到的前提下……哼,他还是愿意付出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来换取美人在怀!

  果然……

  端木青鹤想抱得美人归的梦想还没出炉,就被

  红衣女子当头棒喝给打消了,“鹤王,本圣女这次倾囊相授,唯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得到此女!”

  “你真的想要她?”端木青鹤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你跟她有仇?”

  “有仇无仇,跟你有关系吗?”红衣女子翻了翻眼睛,一脸的嫌弃,“只说你能否做到?”

  “这……”,端木青鹤感觉有点难,不是他舍不得,而是谷幽兰的手段别人不知,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就如此次的出师,本来都计划的非常周密,还是被她轻易的就给破坏了。

  “你做不到?”红衣女子继续咄咄逼问。

  “不是做不到!”是根本就做不到!端木青鹤犹豫了片刻,“我……只能尽力一试!”

  “尽力?还一试?”红衣女子撇了撇嘴,她突然感觉自己这次背着主上大人,下了这么大的血本,是否值当?是否是所托非人?“端木青鹤,你不妨直说,你到底行不行?”

  是个男人只要听到被一个女人质疑行不行,都会出于本能上的暴怒,何况急功近利的端木青鹤,“圣女,你这是在质疑本王?”你要不要试一试?

  当然后面那句话,端木青鹤没有说出来,不是他不敢,而是他不屑,虽然面前的女人也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毕竟她的年纪都能做自己的祖母了,即使端木青鹤再不忌口,他也不会向一个老女人伸手。

  说实话,他是真的下不去那个嘴。

  “好,那本圣女就拭目以待!”红衣女子并不知道端木青鹤的心思,立刻笑颜如花,说罢,又让另一个女婢打开了另一幅卷轴。

  卷轴打开,展现在几人面前的是一个一袭白衣的优雅男子,男子气质如兰,似山中青秀,风雅而高洁,颀长身姿彰显得仙容,卓绝潋滟……

  公子如玉,也不过如此。

  “这个人是谁?”端木青鹤瞪大了眼睛仔细想了想,他相信,一个气质如此出众的男子,他肯定没见过,当然除了那个让他见了一面,就胆战心惊的百里国师除外。

  “你不认得他,并不意外!”红衣女子傲娇的挺了挺高耸的胸脯,然而声音却在突然间委婉了下来,看向画卷中的男子,眼中露出几许痴迷,“我要他!”

  “你还要他?”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女人也要,男人也要?这嗜好……哼,你要他,你自己去找啊,跟本王说的着吗?端木青鹤翻了翻眼睛,对面前女人,男女不忌的嗜好,很是鄙夷。

  “是,我要他!”红衣女子继续说着这句话,声音中透着势在必得,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在命令端木青鹤,“他是夏央国的国师,你帮我把他找到!”

  “圣女,你开玩笑呢吧?”这下,端木青鹤是真的生气了,让他找百里国的太皇女帝,他也许还能办到,因为人就在这里,可以说是近在咫尺。

  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个夏央国的国师在哪?让他如何去找?再说了,从没有交集的人,他找得到吗?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62164/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