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相凝一副什么都不知道,恍然无措的样子,简直觉得可气。

????而林成化却厉声斥道,“桁儿,不许无力取闹,这里是你胡乱来的地方吗?”

????江行也一脸不悦的看着林慕桁,严肃地说道,“慕桁,相凝的事情,师叔我自然会询问,我的弟子还轮不到你来质问。”

????林慕桁就眼中一怒,但是随后看到上面自己的父亲林成化的脸色,只能低头看向江行,“对不起,江行长老。”

????素羽和会心也实在没有办法,身上所带的东西都没有可以吃的,只有每一次急急忙忙的下马去买了一点可以吃的东西,而晟彦还太小,她们吃的东西,晟彦不能吃,只有一次会心去高价买回来一碗粥给他喝。

????其余时间,真的是饿得他直哭,因为他们要赶路,根本就不能走那些人很多的地方,只有树林山间可以走,还因为素羽那一身沾着斑斑的血迹的白衣至那夜就还没有换下来,特别是时间久了血都凝固在一袭白衣上,特别是刺眼,若是走在人多的地方,一定会引来注意。

????也真是苦了这个刚出生的小王子竟然要挨饿着,吃完这一顿没有下一顿,只能喝着一些水。

????心致摇了摇头,“不要,我要母后,我不要回寝宫,让我进去,弄玉,你真是的,站在这里,很妨碍本公主,你知道吗?”

????弄玉依然坚守妖尊吩咐,“公主,尊妃已经睡着了,进去了,就打扰尊妃了,还是我带公主和殿下回寝宫吧!”

????“对呀,殿下,公主,回寝宫入睡吧!”

????暝珀直接的说道:“让开,父皇是不是想要独占母后。”

????“……”弄玉和阿烨倒吸了一口冷气,点了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被暝珀看得浑身发寒,马上让开。

????心致马上跑了进来,大喊着“母后,你在哪,心致要睡觉了,我要睡觉。”

????暝珀跟在她身后。

????兄妹俩很快就来到了花晚以的寝宫前,直拍打着门,喊道:“父皇,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别想独占母后,我要睡觉,和母后一起睡觉。

????里面已经睡得昏昏沉沉的花晚以,听到了心致的声音,但是整个人都太劳累,浑身都没有力气,推着胥尘,小声说道:“阿尘,你没听到吗?心致和暝珀回来了,去,开门。”

????胥尘轻轻的玩弄着花晚以的头发,笑着说道:“让他们再呆多一会儿,水祭司等人真是没用。”

????眼看着就要去到沙漠之中了,但是素羽和会心却看见一行穿着军袍的人在身后随着他们来,而且来势汹汹,一看便知道了他们一定是为了玉玺和他们的性命来的,

????幸亏在这山林之中不易被发现,但是素羽担心的看着现在正在熟睡的晟彦,若是他待会醒来以后,一定还是会哇哇大哭,那就真的会太糟糕了。

????素羽看着不前方的沙漠,深思了一会儿,跟一脸担忧不时看着周围的会心说:“会心,我们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所以,我们要分开走,才能有救。”

????会心听到要和素羽分开,吓得当场一边哭着,一边更使劲的挥动的缰绳,“不要,素羽姑娘,会心不要和你分开,会心害怕。”

????素羽听着会心哭着说话的声音,也是,会心始终只是一个比她还要小的丫头,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

????“会心,你不能害怕,你还要保护着晟彦和这玉玺。”

????胥尘轻轻的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晚晚,本尊这就去开门。”

????可是,胥尘刚打算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已经被残忍而且暴力的打开了,低头便看到了两个小团子站在自己前面。

????暝珀犀利的看向胥尘,“父皇,你一直都是这样,天天想要独占母后。”

????心致直接缠着爬上胥尘的怀中,“父皇,我也要母后,你别想独占,心致好困,心致要睡觉。”

????“行,行,父皇不独占母后,但是母后睡着你了,你们也要乖乖入睡。”胥尘小声的说道。

????暝珀直接不理会胥尘,整个人就跑到床榻上,倒身就谁在花晚以的身边。

????会心一愣,手上的动作慢慢的听了下来,马的速度也渐渐的停了下来,“素羽姑娘,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我保护王子和玉玺,你呢?为什么你不保护?”

????素羽感到马已经慢慢的听了下来,抱着晟彦王子下马去,会心随后也随着素羽下马了。

????素羽把晟彦交给会心,还把玉玺从锦盒中拿了出来,放在会心的包袱中。

????会心看着实在是不解:“素羽姑娘,为什么你要把玉玺拿出来?你不会是想引走他们,还让我和晟彦王子安全吧?”

????素羽点了点头,看来会心关键时刻一点也不笨。

????“会心,这就是玉玺,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它还有晟彦,对了,我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胥尘每一次能体会花晚以怎么被他们两个缠着的时候就是此时,每一次都不能成功把他们支开,真不知道他和花晚以的两人世界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继续。

????想象好像他们除了在幽冥之境中,不曾有过两人世界。

????把心致也放在花晚以身边,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们,有时候胥尘真的希望这两个小团子赶快长大,就可以不用缠着花晚以,但是看着这一幕,就不想他们长大了。

????江行仔细查看着她的灵脉,云江火也仔细看着江行,果然,江行修为在陆衍之上,已经是出窍中期,而陆衍是元婴后期,高出陆衍两个境界,接下来再进升两个境界,就能达到去无待境的资格了。

????特别是心致,几乎和绮罗当年长得一模一样的,连身上的神力都是一模一样的,估计长大了就是和花晚以此时的容颜一模一样,可惜他的女儿却没有妖力,只有神力,因为优昙婆罗花注定只是神界所属,只有神力能让优昙婆罗花成长。

????轻轻的抚着花晚以的脸,胥尘小声的说道:“晚晚,谢谢你,我们的孩子很完美。”

????说着,素羽从包袱中找出了上次去边疆战场的时候,去见梵羽时,梵羽给她的令牌。21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61384/2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