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0一条大鱼

小说:天命相师 作者:鲲鹏听涛(书坊) 我要报错
  这几天,唐丁虽然待在根据地,但是他也没少忙活.

  让唐丁忙碌的事,有这么几件:一是跟根据地的起名和如何管理。随着这里入住人员的增多,已经隐隐显露出人头涌动的样子。这段时间,唐丁让先来到此处的孙长老,对整个根据地的人员数量,做了一个人口普查。

  随着这段时间的蚂蚁搬家式的迁移,根据地的人头数量增长明显,三清派这段时间迁移过来两千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三清派的骨干力量,另外这部分人还带来了近一千名的家属,使得三清派在根据地的人员数量上涨到了近四千人,再加上这里盐山一带的原居民,包括盐矿和灵石矿一带,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村落,这些居民数量也有三千多人,还有东城杨家的陆陆续续迁来的一百多人。

  这么算来,整个盐山一带,总人口数量差不多八千。

  这八千人在一块,如果不加以管理,肯定乱糟糟的乱成一团。

  所以规模上来了,该有的管理都要跟上。

  唐丁已经对三清派进行过改革,把原来隐仙派的一阁六院拿过来用,效果还没来得及显现,就被朝廷的通缉令给硬生生阻断了。

  唐丁整合三清派,也是费了一番力气的,但是在改革效果刚刚要体现之时,他就被朝廷通缉,然后整个三清派也被朝廷打压。

  在高压态势下无法发展的三清派,在这里可是能够茁壮成长了。

  管理问题跟上了,剩下的就是给这里命名了,不能总是以盐山称呼,经过大家一致同意,这里就叫三清城。

  三清派建立的城市,叫三清城正好。

  不过这个提法也有反对的,比如三清派中老资格的张长老和刘长老,两人在三清派待的时间久,资格老,两人的意见是:其实名字只是个称呼,而三清城这个名字目前也不宜公布于众,在这里面叫叫倒是可以,但是现在对外还是以盐山相称,以便吸引更多的人赶来投奔。如果及早的公布三清城的名号,恐怕会引来朝廷的严重打压。

  但是这种说法,遭到了唐丁的反对,唐丁的意见是:既然竖起了大旗,就别畏首畏尾,光明正大的打自己旗号就行,畏首畏尾反而会让帮众兄弟心里先胆怯。而且现在三清派分散的兄弟们,基本能得到消息的,都得到了消息,没有消息渠道的,恐怕再无声无息,也不可能得到消息。所以现在竖起大旗,可以吸引那些忠心三清派的帮众,千里来投。当然了,本身三清派也需要人手。

  另外还有一点,目前的情况下,即便不打出自己的旗号,恐怕朝廷也会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三清城的存在,盐矿被圈在内,很快三岛的盐就要断粮了,到时候三清城一定会出现在世人视线。还有唐丁从宜山监狱逃出的事件,唐丁不知道多久会被发现,总之,最迟一个月,最早一两个礼拜,也会被发现。除了这些,还有一些漏洞,总之,一个近万人的城市,想要无声无息的存在,基本没有可能。

  唐丁的意见一出,除了之前发对的两位老资格长老,其余人都赞同唐丁的意见。

  在三清派,唐丁已经树立了足够的权威。

  不要以为唐丁的权威得来容易,那是必须有铁血的手段和智慧的手腕。

  解决了管理问题,还要解决山里的建房材料问题。

  随着进入三清城的人数的增多,这里还需要大量的房子。

  虽然这里土生土长的农户有房子,而三清派也有足够武力把房子抢过来,但是事情却绝不能这么办,因为抢来的虽然是房子,但是失去的却是民心。

  当然来了这么多三清派的帮众和家属,不能让他们露天住,只能依靠现有的废弃的矿洞,山洞,或者搭建一些临时的住所,这些住所都是极其简陋的,用树枝和树干临时搭建。

  既然是要建城市,这就需要大量的住所。

  虽然唐丁让鞠奇负责根据地的基建工作,可是鞠奇只是一个设计人员,对于基建的具体工作,虽然知道,但是却干不了具体的协调工作。

  设计他在行,建造他也通,但是要让鞠奇协调各方势力,鞠奇可真做不到。

  而唐丁也只是告诉鞠奇,让他负责这里的基建,可是基建的工作千头万绪,建筑材料,工人,还有施工等等各种工作,鞠奇真的做不来。

  唐丁这次回来,鞠奇把自己面临的困境,反应给了唐丁。

  如果是根据地刚刚建立那时,唐丁想找人还真不好找,因为那时候三清派过来的人少,可是现在三清派兵强马壮,三清派的核心帮众有三千人,再加上家属,还有当地村民,足足有八千人,所以,劳动力是有的,只是缺少一个核心的组织者,能让这些劳动力干活的组织者。

  既然鞠奇做不了组织者,就得另找一个组织者,这个组织者最佳人选是郭馨冉,她在三清派改革后就负责财库院,并且也有基建盖楼的经历。

  但是要让郭馨冉具体盖楼,她肯定做不到,但是要让她协调,郭馨冉当仁不让。鞠奇协调不行,但是要让他设计并负责具体的施工流程,这个他在行。

  不过没有建筑水泥和灰沙,最好是就地取材,这里多的是山,山上有石头。

  这具体的事,就让郭馨冉和鞠奇去操心好了。

  唐丁是个不爱操心的人,他把具体工作分配下去,就由得手下人去折腾,他就是个甩手掌柜。

  不过唐丁可不是真正的什么都不管,比起这些具体工作,唐丁还是更喜欢去看这里人员不断增多的过程。

  唐丁此刻正在听赵依婷汇报今天的人员增速。

  “今天,我们这里一共到了二十批三清派帮众,每批从十人到五十人不等,今天一共来了四百一十五名帮众,二百二十三名家属,咱们的力量又壮大了,相信最多再有三天,咱们这里的总人口规模就要突破万人。”

  面对赵依婷的兴奋,唐丁倒是没有那么乐观。

  “你别太兴奋了,以后咱们再进人,就不能这么无甄别的开门了,根据我的估算,应该再有三天,朝廷就会知道我们这里的存在,然后就会有响应对策。我估计朝廷会双管齐下,一边派出军队来攻打我们,另一边也会派出若干名探子,过来侦查我们的情况。所以说,接下来我们要进人,就得一一甄别,以防混入朝廷的探子。”

  “一一甄别?没这个必要吧,只要是三清派帮众,就应该没问题吧我觉得。”赵依婷有些偏乐观。

  可是唐丁不一样,唐丁的社会经验可比赵依婷多多了,赵依婷更多的时间都用来练武,心无旁骛的练武。

  “有必要,当然有必要,朝廷的渗透无孔不入,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帮众都内心坚定,不会受到朝廷的诱惑,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人心也不是我们能随意揣测的。所以,甄别很有必要,只是这甄别得讲求方式方法,既要有效果,还得不让帮众因为我们的甄别,让她们寒了心,具体的方法和度,你自己掌握吧。”

  听到唐丁的话,赵依婷点点头,对唐丁,赵依婷由最开始的欣赏,变为现在的由衷佩服,这是对唐丁能力的认可。尤其是唐丁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更让赵依婷刮目相看。不论把任何人挪到唐丁现在的这个位子上,都绝对没法在朝廷的重压之下,依旧生存的这么有条有理,要知道朝廷可不是吃素的,更有城卫,虎贲,骁骑三军,在这个拳头大就称王的地方,这种兵力,根本不是普通帮派能抗衡的,就算是大帮派也不行。

  可是,唐丁就做到了,而且唐丁还把被朝廷抓去的三清派的数十名骨干人员,尽数救出,这种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行为,更为这些江湖好汉所称道,一时间,唐丁在三清派的威望达到了顶点。

  也正是因为这种威望,所以才有这么多的三清派帮众,在明知造反是死罪的情况下,仍旧愿意来跟着唐丁干。

  试问,有哪个帮派敢在朝廷的虎口拔牙?又有哪个帮派根本不惧帮众被朝廷抓走?就算被抓走也没事,因为她们的帮主回头可以把她们都救下。

  “那大龙头,我们要从三天后,开始对每个进来的人,都一一查验身份吗?”赵依婷问道。

  唐丁想了想说道,“三天只是我估计,其实朝廷的探子就算现在混进来,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现在?那我们现在就要对人员筛查吗?”

  “如果有条件,那当然好,只是恐怕这样会搞的风声鹤唳,容易让帮众多想,也对我们刚刚建立的三清城不利,算了,之前进来的就算了吧,还是从三天后,哦,不,可以从明天直接开始,对每个进入的人,都要查验身份,留在外面的接应人员,也得警惕了,要防止朝廷大军掩杀过来,借机冲向我们的阵法开口。”

  “嗯,好的,这个我会注意。”

  赵依婷刚准备告退,就被唐丁喊住,“对了,这两天你在迎宾处,没发现什么异常吧?”

  “异常?那倒是没有。现在进来的帮众很多都是熟面孔,大龙头你知道的,我之前在三清派是常驻三清观,一心修炼,直到做了这知客院主事后,才在下面走动多一些,所以,有不少人我都只是面熟,叫不上名字。”

  唐丁点点头,“这个无妨,面熟是好事,证明进来的应该都是我们的帮众。”

  经过唐丁这么一提醒,赵依婷想起今天中午的一件事,“对了,大龙头,我有件事,感觉有些奇怪。”

  “哦?什么事?”

  “今天中午,我迎接今天的第四批人员时,有一批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怎么说呢?这批人我有好几个都感觉面熟,而且是非常面熟,但是就是叫不上名字的那种,我绝对见过这几个人,并且印象还算深刻。”

  “那也正常,怎么了?”

  “是,这也正常,不正常的是我在这批人刚进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在进门一瞬间散发出强大的气息,似乎是对这里环境的防备,但是我当时没这种感觉,只以为是进出大门的阵法发出的,但是我事后想想,阵法不会发出这种类型的威力气息,所以我怀疑不是阵法发出,但是进来的人都是普通帮众,充其量实力也是到了筑基境顶天了,按理说,他们没人能发出这种强大气息。”

  “你确定是人发出的吗?”

  赵依婷摇摇头,“不确定,我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却无法得到证明。当然也许是错觉也说不定。”

  “不,这不是错觉,我的阵法不会发出这种气息,而且我所设计的进出阵法的大门,也不是要开启关闭整个大阵来实现,而是在这个大阵上,另外做了一个阵法通道,类似于工地上施工的安全通道,不过是用阵法实现的而已。”

  听到唐丁的分析,赵依婷也疑惑了,“难道真是有朝廷的人混了进来?”

  “这个说不好,你还记得她们中哪个人给你的印象最深刻吗?”

  “最深刻?难道最深刻的就是朝廷的探子?”

  “不,正好相反,你要把你印象最深刻的人剔除,她们不大可能是朝廷的探子,相反,你印象最不深刻的,才有这个可能,因为如果有高手闯进来了,她一定会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怎么让你忽略,怎么伪装。”

  “想想,这群人中,你印象最不深刻的是谁?”

  毕竟赵依婷是金丹境的高手,她的记忆力相当好。不过唐丁的话,却让赵依婷非常难受。

  记忆深刻的人你不找,专门找我印象不深刻的普通人,印象不深刻就是记不住,既然记不住,那么还怎么想?

  “不记得了,毕竟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只以为她们只是我们的普通帮众。”

  “普通帮众?呵呵,肯定不是,我有种感觉,或许我们这次可以钓一条大鱼也说不定。”唐丁笑着说道。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21576/2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