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走崔翊坤,是我为数不多对敌人手软的时候,和之前果伐的态度相比,也算是我心性成长了许多吧。

  不过,我并不会这么便宜的放他走。

  崔翊坤的车子已经翻到,他似乎也没有再去折腾的意思,而是准备步行离开。

  我盯着他离开的位置,快速回到自己车上,开始往前追踪。

  他跑到人稍多的公路上后,就脱掉了自己一身黑衣蒙面,变成极为普通的中年人。

  我悄然跟在后面,始终保持着安全的位置。

  站在崔翊坤的角度来说,他心里肯定以为,我要杀他肯定刚刚就动手了,现在也不会对他做出什么,至少会放松警惕,把心思都放在怎么回去交代上。

  事实也确定如此,刺杀任务失败且劫后余生的他,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始终低调的朝前走头都没回一次。

  他拦下了一辆货车搭上,继续前行。

  我则默默的开车跟在后面,不确定最终位置,坚决不会打草惊蛇。

  货车是跑长途的,很快便要拐弯往高速公路上行驶,而崔翊坤也在岔路口下了车。

  和我猜测的一样,他不会这么快回九窖,因为任务失败,他第一时间应该是跟金主见面说明情况。

  我十分小心警惕,为了防止他察觉,在货车停下的瞬间,我就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下,一直等他下车沿岔路跑远,才重新启动。

  又跟踪了半个多小时,崔翊坤从大路改为小路,从小路改为山路。

  毫无疑问,应该是朝着某山门赶去。

  我把车靠山边挺好,换成步行继续追踪。

  山路崎岖十八弯,左拐右拐很是复杂,我原本为了记路还会在树上做记号,后来发现,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颗白色主干的树木,而白树干上,会刻有水滴模样的标记。

  崔翊坤就是靠这白树水滴标记来寻路的。

  做为灵莲四品境的杀手,再加上又以速度见长,所以崔翊坤的速度也绝不会慢。

  可尽管如此,还是走了将近一个时辰。

  从之前的山野树丛,到后来的险峻奇峰,我不得不感叹,这些宗门的选址还真是刁钻。

  我相信普通人就算碰巧也不可能遇到。

  崔翊坤最终停在了一处光秃秃的高峰下,这座高峰上面没有任何的花草树木,似乎也没有上面鸟兽,山体成灰黑色。

  远远望去,顶峰上建有黑色的建筑,和琅琊殿外的黑城堡不同,这顶峰上的黑色建筑天马行空,没有任何规则,张牙舞爪。

  有的像是长满獠牙的兽嘴,有的像是爬行的八爪蜘蛛……在高峰浓雾云层的遮掩下,仿佛有许多庞然大物般的怪物出没。

  山脚下就是这里的正门入口,入口既是阶梯,一直盘旋往上,直至山峰顶端。

  崔翊坤站在正门入口前的铁门前,和里面的守卫说了几句,并出示了自己的腰牌。

  很快,犹如闸刀般的铁门缓缓被拉起,露出一道入口,崔翊坤顺势走了进去,随后闸刀门“哐!”的一声紧紧闭上。

  我趴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目睹着崔翊坤沿阶梯往上走,心想这崔翊坤是职业杀手,也是这个宗门的弟子?

  因为相隔太远,我看不清那闸刀大门上的字迹,也不知这宗门叫什么名字。

  不过看这光秃秃的黑山,和峰顶如怪物般的建筑,想必不是什么好门派。

  在联想到之前得到的信息,齐休是血阁的核心弟子,难不成这里就是血阁?

  就在我盯着前方思考时,我戒指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我连忙收回了目光,把自己藏起来,小心的摸出了手机。

  手机响起,也让我瞬间想到了走散的徐子宣。

  结果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失望的呼了口气,原来时九窖线街的公鸭嗓老板。

  我看了看周边,见没什么动静后,便接了电话。

  “喂,黑猫少侠。”

  我再次抬头盯着不远处的黑山,此时崔翊坤已经沿阶梯上了一半。

  “老板,何事?”

  公鸭嗓笑着说道:

  “有个好消息要通知您,您雇佣的王牌线人,昨天已经出发着手调查任务,并且已经有些眉目线索,他让我告诉您不要着急,等他通知就好,并保证能把你要找的人带回来。”

  听到最后一句,我顿时激动的捏紧了手机。

  保证能把徐子宣带回来!

  “那位前辈高手,真的这么说么?”

  公鸭嗓笑道:

  “我还能骗你不成,毕竟黑猫少侠现在也是咱小店的vip金主了,这种事,可开不得玩笑。”

  我强行克制自己稍微冷静冷静,尽管线人说能保证带回徐子宣,但没看到徐子宣之前,一切都不稳定。

  我冷静下来后,问道:

  “老板,能否告诉我前辈高手的线索是什么?我可以帮着他一起寻找。”

  公鸭嗓连忙推辞说:

  “少侠莫急,王牌线人有自己的手段和方法,他不联系你而让我通知你,肯定是有他自己的道理,您就在家等好消息得了。”

  我又问道:

  “若是没带回来呢?”

  公鸭嗓男这次稍稍顿了顿,随即笑道:

  “带不回来,全额退款!”

  我皱眉叹了口气,这么说等于没说。

  我也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只希望这王牌线人能真的给力。

  当然,我也不能完全把徐子宣的事情只寄托在别人身上,但凡有线索,我肯定会义无反顾的追过去。

  说着,我又在自己建的群里发了条信息:

  “各位,看到信息请一定回复我,告诉我你的位置,不管多远,我都会去找你们……”

  删删减减只写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发出去后,我就收起了手机。

  我没有把骑白马女人说的话发到群里,毕竟“活下来的都是星君”这句说,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找到徐子宣,找到其它幸存下来的同学,并且赶到传说中的乌托城,这是我近来最重要的任务。

  我相信到时候羽帝自然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答案。

  ……

  等我再次探头往黑山上看去时,崔翊坤的身影已消失不见,显然是已经上到了山顶。

  也没有其它好办法,我只好待在原地守株待兔。

  结果没等到崔翊坤下来,倒是等到了两名穿着紧身黑衣的长发男子,沿着阶梯走了下来。

  (晚安)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2156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