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托耳说到这里,两眼灼灼放光,看来对联军总统领挪戊的死一直就耿耿于怀。

  说到后面,他的语调就变得有声有色起来,不再如同之前那样四平八稳,那个时候,显然是在抑制自己的怒气。

  斯托耳说:“就在这个时候,神勇的戊龙返回家门,他是挪戊的长子,他立刻就解决了那个杀了他父亲的凶手,就是那个奸诈的索斯,他曾把戊龙光荣的父亲挪戊谋害;不过,据说戊龙并没有把那个索斯当场处死,而是给圈禁起来,只是剥夺了他的所以权力,甚至连随意走动一步都办不到;制服了仇人以后,戊龙就举办了一次丧宴,招待他的族人和乡胞,为了可恨的母亲和懦弱的索斯所造成的众多家族人口的死难;同一天,啸吼战场的墨劳斯驱船进港,带回成堆的财物,满装在他的海船;所以,亲爱的朋友,不要久离家门,远洋海外,抛下你的财物,满屋子放荡不羁的人们;小心他们分尽你的家产,吃光你的所有,使你空跑一场;不过,我却要劝你,催你晤访墨劳斯,因他新近刚从外邦回来,从那遥远的地面,倘若置身其间,谁也不会幸存还乡的意愿,他受害于一场风暴的驱赶,漂离了航线,迷落在浩森的大海,连飞鸟也休想一年中两次穿越,如此浩瀚的水势,可怕的洋面;去吧,赶快动身,带着你的海船和伙伴;倘若想走陆路,我可提供现成的车马,还有我的儿子,为你效力,伴随你的行程,前往闪亮的地方,棕发的墨劳斯的家园;你要亲口恳求,求他把真话直言;其人心智敏睿,不会用谎话搪塞。”

  斯托耳如此一番说告结束,此时已经是太阳西沉,夜色降临;就在这个时候,羊眼天使开口说道:“老先生,你的话条理分明,说得一点不错。来吧,割下祭畜的舌头,匀调美酒,以便倾杯祭奠,对海洋天使和列位其他天使,进而思享睡眠的香甜,现在已是人寝的时间;明光天使已钻进黑暗天使的帐幕,而此举亦非合宜,久坐在敬祭的宴席前,走吧,让我们就此离开。”

  羊眼天使说完,众人认真听完他的议言以后,就开始按照礼仪的相关程序,进行祭奠;那些仆人们倒出清水,淋洗他们的双手,年轻人将醇酒注满兑缸,让他们饮喝,先在众人的饮具里略倒一些祭祀,然后添满各位的酒杯;他们把准备好的牛舌头丢进火堆,然后站起来洒出奠酒,敬过他们心中自己的信得过认为自己有难的时候可以帮助自己的天使,接着众人喝够了酒浆,羊眼天使和己明提腿离去,一起走向深旷的海船,但斯托耳留住他们,开口说道:“愿高高在上的大能者和列位天使助信,不让你们走离我的家居,回返自己的快船,仿佛走离一个一贫如洗的穷汉,缺衣少穿,没有成垛的篷盖毛毯,堆放在家里,为自己,也使来访的客人,睡得舒适香甜;然而,我却有大堆毛毯和精美的篷盖,壮士挪己的爱子绝不会寝宿舱板,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的儿子,继我之后,还在宫里待客,无论是谁,来到我们的家院,我都要略尽地主之谊。”

  听罢这番话,羊眼天使答道:“说得好,尊敬的老先生。看来,己明确应听从你的规劝,此举妙极,应该如此做来;现在,他将随你同去,息睡在你的宫居,而我将回头乌黑的海船,激励我的伙伴,告知他们已经商定的一切;要知道,我是他们中惟一的长者,其余的都是心胸豪壮的己明的同龄人,年轻的小伙,都是出于对己明的尊爱,一起前来;我将睡躺在那里,傍着乌黑的海船;明天拂晓,我将前往心胸豪壮的某种外族人的住地,取回欠我的财债,一笔拖耽多时的旧账,数量可观;至于你,既然这位后生登门府上,你要让他乘车出发,由你儿子陪同,牵出你的良驹,要那劲儿最大的骏马,腿脚最快。”

  说完以后,羊眼天使旋即离去,化作一只鹰鹗,现场的那些人见状无不惊诧,包括斯托耳老人,目睹眼前的奇景,握住己明的手,张嘴呼唤,说道:“亲爱的朋友,我想你不会成为一个低劣、贪生的废物,倘若,当着如此青壮的年龄,便有天使的陪助和指点;去者是凯萨琳山顶天使家族中的一员,正是那位大能者得力的助手,最尊贵、最有能力的一位天使,总是赐誉你那高贵的父亲,在征战的军旅里,总是有他的身影,现在,我尊敬的天使,求你广施思典,给我们崇高的名誉,给我,我的孩子和我那雍雅的妻伴;我将奉献一头一岁的小牛,额面开阔,从未挨过责打,从未上过轭架,我将用金片包裹牛角,敬献在你的祭坛前!”

  斯托耳如此一番祈祷,羊眼天使听到了他的声音;其时,斯托耳回到堂皇的宫居,引着他的儿子和女婿;他们行至王者着名的居所,依次就座,在座椅和高背靠椅上面;老人调开兑缸里的佳酿,为进屋的人们奉上,醇香可口的美酒,家仆已打开坛盖,松开封口,它们已经储存了非只一年,老人调罢水酒,就着兑缸,连声祈祷,泼出奠祭,给羊眼天使,也就是那位总是高高在上的大能者信任和支持的天使。

  他们洒过祭奠,喝够了美酒,尽兴而归,移开腿步,返回各自的寝室入睡;斯托耳安排了一个床位,给己明,天使一样的挪己的爱子,就着穿绑绳线的床架,在回音镣绕的门廊下。

  斯托耳的儿子拉托斯人就睡己明的近旁,因为他就是一位使唤粗长的梣木杆枪矛的壮士,民众的首领,王子中的未婚者,宫居里的单身汉;斯托耳则自己寝睡里屋,高大的房宫里,身边躺着他的伴侣,他的夫人。

  第二天,当年轻的黎明天使重现天际,垂着玫瑰红的手指,直向大地的每一寸肌肤的时候,斯托耳起身离床,走出房居,入座光滑的石椅,它就安置在高耸的门庭前,洁白的石块,闪着晶亮的光泽;从前,斯托耳的父亲曾坐过这些石椅,对儿女进行天使一样的训导,只是命运无情,把他击倒,将他打入地狱的府居。

  现在,斯托耳,本族本国所有人的监护,手握王杖,端座椅面,儿子们走出各自的睡房,围聚在他身边,其中有开夫荣、提俄斯、耳修斯、瑞托斯、墨得斯、还有拉托斯,英雄,第六个出来。他们引出天使一样的己明,请他坐在他们身边。

  斯托耳开口发话,说道:“赶快动手,亲爱的孩子们,帮帮我的忙,使我能先对众天使中的羊眼天使求告,他曾明晰地显示在我面前,在祭奠天使的宴席上,丰足的牲品间;动手吧,你们中的一员,前往平野,弄回一头小母牛,越快越好,让一位牧牛的驱赶;另去一人,前往乌黑的海船,心胸豪壮的己明的乘坐,召来他的伙伴,仅留两位,留在船边;再去一人,传话铜匠耳开斯,让他过来,使用我们的精金包裹牛的硬角;其他人呆留此地,作为一个群体,告诉屋里的女仆,整备丰盛的宴席,搬出椅子烧柴,提取闪亮的净水。”

  听罢老人的训言,儿子们赶紧分头操办。祭牛从草场赶来,心胸豪壮的己明的伙伴们走离迅捷的海船,工匠亦从住地前来,手提青铜的家什,匠人的具械,砧块、铆锤和精工制作的火钳,敲打金器的工具;羊眼天使亦赶来参加,接受给他的牲祭;其时,斯托耳,年迈的车战者,递出黄金,交给匠人,后者熟练地包饰着牛角,以便取悦天使的眼睛,他的心灵。

  提俄斯和高贵的开夫荣带过祭牛,抓住它的犄角,瑞托斯从里屋出来,一手捧着雕花的大碗,装着清洗的净水,一手提着编篮,装着祭撒的大麦,刚强的墨得斯站在近旁,手握利斧,准备砍倒母牛,耳修斯则手捧接血的缸碗。年迈的车战者斯托耳洗过双手,撒出大麦,潜心祈诵,对羊眼天使作祷,扔出牛的毛发,付诸火堆。

  当众人作过祷告,撒出大麦,墨得斯,斯托耳心志高昂的儿子,挨着牛身站定,对着颈脖击砍,劈断筋腱,消散了它的力气;女人们放声哭喊,斯托耳的女儿和儿媳们,连同雍雅的妻子;他们抬起牛躯,搬离广袤的大地,牢牢把住,由拉托斯,民众的首领,割断喉管,放出黑红的牛血,魂灵飘脱骨骼,离它而去;他们切开牛身,剔出腿骨,按照合宜的程序,用油脂包裹,双层,把小块的生肉置于其上;老人把肉包放在劈开的木块上烧烤,洒上闪亮的醇酒,年轻人站在他身边,手握五指尖叉;焚烧了祭畜的腿件并品尝过内脏,他们把所剩部分切成条块,用叉子挑起,仔细炙烤后,脱叉备用。

  与此同时,美貌的卡丝忒,斯托耳的末女,替己明洗净身子;她浴毕来客,替他抹上舒滑的橄榄油,穿好衣衫,搭上绚丽的披篷,穿戴妥当,己明走出浴室,俊美得像似天使,行至位前就座,傍着民众的牧者,斯托耳。

  当炙烤完毕,从叉尖上橹下牛肉,他们坐着咀嚼;贵族们热情招待,替他们斟酒,注入金杯;当大家满足了吃喝的欲望,斯托耳开口发话,说道:“动手吧,我的儿子们,替己明牵马套车,套人轭架,让他踏上出访的途程。”

  斯托耳的儿子们认真听过老人的训告,服从他的命令,迅速带过驭马,飘洒长鬃,套人车前的轭架;一名女子,家中的侍仆,将面包和酒装上车辆,连同熟肉,天使钟爱的王者们的食餐。

  然后,己明登上精工制作的马车,拉托斯,斯托耳之子,民众的首领,随即上车,抓起缰绳,扬鞭催马,后者撒开蹄腿,冲向平原,不带半点迟疑;整整一天,快马摇撼着轭架,系围在它们的肩背,一直没有停步。

  太阳西沉以后,所有的通道全都漆黑一片;他们找了一个地方歇息,就在那里过夜,直到第二天拂晓时分;当年轻的黎明重现天际,垂着玫瑰红的手指,他们套起驭马,登上铜光闪亮的马车,穿过大门和回声隆响的柱廊,斯托耳之子扬鞭催马,后者撒腿飞跑,不带半点迟缓,很快,他们就进入了盛产麦子的平原,冲向旅程的终点,快马跑得异常迅捷,其时,太阳西沉,所有的通道全都漆黑一片。

  他们抵达群山环抱的北山山前的一个山湾,驱车前往光荣的墨劳斯的居所,正好见他正宴请大群城胞,在自己家里,举行盛大的婚礼,为他儿子,他已从靠近西山的一个大城的城主的家里,迎来他的美丽的女儿,婚配自己心爱的儿子,强健的墨塞斯,出自一位仆女的肚腹。

  就这样,光荣的墨劳斯的邻居和亲胞们欢宴在顶面高耸的华宫,喜气洋洋;人群中,一位自称可以和天使直接说话从而神通广大的歌手引吭高唱,手拨竖琴,伴导两位要杂的高手,踩着歌的节奏,扭身旋转。

  就在这众人兴高采烈的当口,两位客人到访,来到院门前,正是壮士己明和斯托耳英武的儿子,连同他们的骏马,被强健的墨纽斯看见,光荣的墨劳斯勤勉的伴从,正迈步前行,眼见来者,转身回头,穿过厅堂,带着讯息,禀告民众的牧者。他行至王者身边站定,开口说告,话语如同长了翅膀:“墨劳斯,高高在上的大能者钟爱的凡人,门前来了生客,两位壮汉,看来像是强有力的天使,告诉我,是为他们宽卸快马,还是打发他们另找别人,找那能够接待的户主安排。”

  顶点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21551/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