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弦和一本金融界、商界的大腕们,在高尔夫球场上高谈阔论,让中山隼雄这个跟班叹为观止,佩服得五体投地,深感自己的公司被世嘉收购,并追随高爵士,是个人发展的最正确决定。

  事实上,中山隼雄做为一本市场分销商被纳入世嘉体系,其在市场营销方面的能力,自然是值得肯定的。

  高弦这次来一本视察和指导世嘉一本公司的运作,主要是督促人才储备,毕竟,他不能总是自己出点子,那也太分心了。

  至于世嘉一本公司到证券交易所上市、买地皮建总部等等资本方面的操作,则交给高弦另外成立的投资公司负责。

  再次叮嘱中山隼雄注意今年圣诞节销售旺季的市场动态后,高弦便坐上飞机,从东京回到了香江,和前一天抵港,并住进位于中环的香江希尔顿酒店的马克·里奇,汇合到了一起。

  “虽然时间不长,但我已经领略到了,高氏财团在香江的举足轻重地位。”马克·里奇由衷地恭维道。

  高弦哈哈一笑,“地头蛇而已,你可是过江龙。”

  “我正是要借助地头蛇的势力。”马克·里奇迫不及待地说道:“这就让我见识一下高兴能源所拥有的油库油港吧。”

  ……

  高兴能源的油库油港所在的青衣岛,勉强算得上香江的重工业区,前景越来越好的货柜码头,就坐落在该地区;中华电力的青衣发电厂也在这里。

  另外,在香江地产业蓬勃发展、地价高企的大趋势下,黄埔船坞和太古船坞都搬到了青衣,腾出来的地皮供建设住宅单位。

  再说高兴油库,是香江最大的油库,同时也是最先进的油库,能够存储和收发几十种石油化工产品,十一个泊位码头中的主码头可以停靠十万吨级的油轮,油缸车发油台、桶装发油台等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并在操作控制和日常管理上引入了计算机技术。

  除了这些最容易看到的硬件建设之外,高兴油库在安全,甚至目前还不怎么被重视的环保方面,也颇多建树。

  等最后参观完了高兴油库的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工程资料技术中心,以及职员培训中心,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疑虑的马克·里奇,好奇地问道:“高爵士,看得出来,你在高兴油库的建设上,下了大力气,可你考虑过,到底能赚回多少钱么?”

  高弦悠悠地回答道:“这项工程本来就是在一九七三年发生世界石油危机后,为了响应保障香江能源安全的迫切需求,应运而生的,除了具备正治意义和商业利益之外,还有其它作用,比如做为一个成功的样板工程,去捕捉中国市场的商机。”

  “高爵士还真是深谋远虑啊。”马克·里奇恍然地点了点头,“那接下来,我们就参观一下高爵士一手打造的香江期货交易所吧。”

  客观而言,这些年香江期货交易所的表现有点平淡。

  比如黄金品种,虽然目前黄金炒红了眼,但香江四家证券交易所当中的金银证券交易所更吸引人,因为它脱胎于有着悠久历史的本地黄金交易市场,证券交易反而是副业。

  再如棉花品种,香江经济体系里像纺织业这样的实体经济已经无法避免地衰落了,其中原因除了地产业的获利水平对商人更具吸引力之外,也和国际大形势有关。

  简单来讲,随着全球一个个大区贸易同盟的建立,区域内的企业得到了保护,但外面的企业却要面临进口配额之类的门槛,香江只是一个殖民地,而且还是一个弹丸之地,在国际谈判中能有什么真正具备话语权的筹码?

  相比之下,倒是一本的资本,在香江期货交易所里比较有热情。

  马克·里奇是期货交易方面的行家,这种本事让高弦在心里都要认可,所以在实地了解到了香江期货交易所的运作情况后,摆出一副笑而不语、得道高人的装波伊做派。

  高弦对此淡然处之,因为香江的价值所在,他有着自己的认识。

  这就像开曼群岛之类的离岸金融中心和避税天堂为什么能一直存在着,有光就有暗,这个世界少不了灰色地带。

  见高弦稳坐钓鱼台,马克·里奇最后忍不住了,主动说起了一些心得,还真让高弦获得了不少收获。

  ……

  就在高弦和马克·里奇密议得产生一种惺惺相惜感觉的时候,米国的大热闹,果不其然地来了!

  巴列维国王在纽约长老会医院做完手术后,并没有像卡特总统所希望的那样,赶紧拎包滚蛋,而是因为手术之后出现并发症,被转移到了德克萨斯州的空军医院。

  对此,德黑兰那边终于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一大帮热血青年冲进米国大使馆,占领了该处,并扣押了外交人员做为人质。

  其实,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国际公约,即在一九六一年被联合国外交往来与豁免权会议中采用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

  说白了,像使馆这样的外交代表机构,虽然其所在地实际为驻在国的领土,但内部空间则被视为当事国领土的一部分。

  因此,这个事件相当于伊朗人打进了米国领土。

  颜面扫尽的卡特总统,如何愤怒可想而知,于是迅速挥舞起了经济制裁和外交施压的大棒,其中包括,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十二日起终止从伊朗进口石油,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十四日起冻结伊朗在美资产。

  在高弦看来,米国各大势力对冻结伊朗在美资产应该喜闻乐见,因为这种账乱得很难理清,简直就是不占白不占的便宜啊。

  “老剧本”里几十年后,米国总统奥观海正府为了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曾经用飞机往德黑兰运送现钞,飞一趟就运送四亿美元,实际上便是还目前这笔帐。

  值得玩味,或者讽刺的是,一些在美伊朗人也遭到牵连,被米国正府驱逐出境了,即使他们中很多人与人质危机,或者伊朗新政权没有任何关系,搞得在美伊朗人可谓人心惶惶,高氏财团在米国的公司中就有少数伊朗裔雇员,不得不人道地帮忙隐瞒身份。

  简而言之吧,米国和伊朗新政权彻底闹掰了,进入了敌对状态,距离正式断交仅有一步之遥。

  ……

  当这些消息送到高弦和马克·里奇面前后,高弦注意到,马克·里奇的神情有点怪异,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军火商知道某地发生战争后两眼放光的那种兴奋!

  “高爵士,多谢你盛情款待,我已经叨扰多日,就此告辞了。”马克·里奇面带红光地说道。

  高弦明白马克·里奇此时心里长了草,当即安排,送他坐上了飞往英国,途径中东阿布扎比的航班。

  望着飞机消失在茫茫天际,高弦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暗自琢磨,自己是不是也要动一动呢。

  直到助理轻声催促,高弦才回过神来,等回到自己的地盘后,立刻秘密给他留在德黑兰的堪称死士的部下发出指令,生意难做,就不要再停留在那里了,先撤回到星加坡。

  需要说明一点,虽然表面看起来,米国大使馆都被占领了,一大帮米国人成了人质,德黑兰说不定混乱成什么样子呢,但实际上,伊朗新政权的正府有序运转,德黑兰的国际交通也正常,那种激烈的混乱,只不过是一种正治斗争手段罢了。

  所以,高弦的指令如期到达德黑兰,而这里面就有门道了——撤回香江,表示什么也不做,老老实实地离开德黑兰;撤到星加坡,意味着临走前告个密,内容真假无关紧要,只是让变化更多一些,以提供高弦可能会捕捉到的机遇。

  于是乎,德黑兰很快便又给全世界送上一则超劲爆新闻,继米国大使馆被攻陷后,加拿大大使馆也被热血青年们占领,最要命的是,米国大使馆的六条漏网之鱼,被捞了出来,而且还发现了加拿大大使馆给他们颁发的假护照。

  望着电视里,加拿大人和米国人一道被送到街上展览的情景,高弦眼里跳动着兴奋的光芒。

  这才对嘛,五眼同盟就应该同甘共苦!

  只是,好莱坞那部《逃离德黑兰》的电影,好象失去了编剧的基础。

  ……

  这时候,助理轻声汇报,“老板,夫人从多伦多打来了电话。”

  高弦连忙收起运筹帷幄的“阴险”表情,还下意识地擦了一下嘴角,然后走过去,拿起了话筒。

  “看国际新闻了么?”易慧蓉的声音传了过来,“加拿大在德黑兰的使馆也被攻占了,外交人员全都成为人质,加拿大政坛乱成了一锅粥。”

  “正在看,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估计,克拉克总理会非常难办,本来正府就是由少数党派联合组成,在财政预算方案上束手束脚,如果处理不好这个麻烦,很可能因此垮台,让自游党抓住机会,重新上台。”高弦柔声提醒道:“不过,这些都是外事,你只管安心养胎好了,我正等着抱咱们高家的千金呢。”

  ……

  PS:鞠躬感谢书友:哀蕊又青风的打赏支持!!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21507/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