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金曲奖】下来,颁发的大小奖项一共一百多个,提名者众多,加上表演嘉宾,要走红毯的人一个接一个,这对负责红毯环节的外场主持人来说,是一次相对不易的挑战。

  因为无论出场的是录音师、装帧设计师之类关注度没那么高的提名者,还是热门奖项的歌手,作为主持人都要表现出专业和热情,按照手卡上的内容对来者进行介绍,再问些问题。

  从下午一直到傍晚全情投入数小时地说话,两位主持人其实已稍感疲惫,然而看到韩觉迎着人群的欢呼声款款走来的时候,他们顿时提起了一口气。

  不仅仅因为韩觉是今年金曲的热门人物之一,还因为韩觉是主持界的一座大山。

  传闻,只有何涂、黄进、汪炀那种级别的大佬,才能翻过这座大山。

  主持人振作精神,先用热情饱满的语气地念出韩觉的履历: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入围了本届金曲【最佳作词】奖、【最佳作曲】奖、【最佳编曲】奖、【最佳单曲制作人】奖和【年度歌曲】的音乐人,韩觉。

  “近两年来,韩觉以其多变的风格、成熟的技巧、接连不断的产出,在世界范围引起广泛讨论和影响。今年入围【最佳作词】、【最佳作曲】和【年度歌曲】三项提名的《给自己的歌》,更是汇集了三十年的沉淀,唱出了人生的豁达与无奈……”

  红毯旁的观众们每听一段,就哄然欢呼一阵,手机里拍摄键按个不停。

  韩觉今天的衣服是华夏正装,由代言的服装品牌赞助,专门由一位知名设计师给韩觉量身设计的。

  每个时代的汉服都不一样,到了现在也是,与时俱进,吸收了其他国家,按照现代人的审美,男版正装也重在修身,使人显得挺拔。

  同时,无论什么国家,在讲究场合的正装,舒适就不是首先要考虑。因为那些许【不舒服】的感觉,就是设计师的目的,提醒着装者时刻保持仪态,不得放松。

  韩觉极少有在盛大场合穿华夏款正装的机会。在签下新服装代言广告之前,他穿西装。最后一次穿西装,是在【格莱美】的时候,然而韩觉当时穿西装在台上跳《dangerous》和《billiejean》,看着台下一大片美利坚人穿华夏风的正装在鼓掌欢呼,总觉得画风不对,特别荒诞。

  今天感觉就很对了。

  观众们不全是韩觉的粉丝,但看着韩觉的样子,就有不少人当场弃暗投明,转化成了韩觉的粉丝。

  “韩觉!韩觉!”

  “啊啊啊啊!韩老师!看我!韩老师!”

  韩觉有舞蹈底子,肌肉发力习惯和普通人不同,举手投足间如水流动般顺畅,任何时间按下快门,照片都像是一副浑然天成的画。

  挥手,微笑,颔首点头,像极了一个成熟的艺人。

  韩觉走红毯的经验不少。《时空恋旅人》首映的那次可以忽略不计,两次跨年晚会的红毯规模和今天差不了多少,韩觉走起路来没有半点的生涩和紧张。

  但让关溢感到担心的不是这个。

  【面对采访要温柔?……呵,还特意跟我讲一遍,难道我以前不温柔了?】韩觉这样想着,就走到了采访区。

  两位主持人一左一右分别站在韩觉的身边,仔细看,站位很有讲究。女主持负责牵制住韩觉,另一个负责堵住了韩觉的去路,怕他聊着聊着突然走掉。

  女主持人热情洋溢地问道:“韩老师,这是第一次参加【金曲奖】吧?”

  韩觉点头:“对。”

  男主持人搭话了:“我记得韩老师你去年也有提名的吧,《开到荼蘼》,《血腥爱情故事》,为什么去年没有来呢?”

  “没有空啊。”韩觉说。

  “啊……没有空……”男主持人和女主持人对视了一眼。

  无论哪个音乐人被【金曲奖】提名之后,难道不都会抛下手中的一切,想尽办法都要参加典礼吗?

  冷静。

  男女主持没有乱了阵脚,或者说,他们功课做得很充分,对这个局面早有准备!

  男主持人很快又问:“那为什么今年又来了呢?”

  “因为今年有空了。”韩觉说这话的时候,略带讶异地看着男主持人,仿佛在询问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真是……”

  真是朴素的回答啊……

  男主持人活动活动了嘴巴,差点要打自己一耳光。

  【我特么问之前为什么没有想到?!】

  采访区的内容经过话筒放大,红毯外的观众都能听到。听完韩觉这一段之后,大家都笑出了声,笑得很真实,证明他们确实不是主办方请来的托。

  有些人边拍着视频边说,他们就是为了看韩觉的采访,所以才在外面等上几小时。

  女主持人对周遭的窃笑声置若罔闻,展现了极高的职业素养,她笑容不改地接上:“第一次参加【金曲奖】是什么感觉?”

  “很开心,很期待。”韩觉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都变得柔和。

  男主持人给女主持人一个肯定的眼神。

  女主持人趁热打铁:“今天章依曼入围了【最佳女歌手】,你想对她说什么?”

  韩觉笑容一收,表情如陌生人般,说:“祝她顺利。”

  男主持人问:“之前网上很多网友疑惑,为什么你给章依曼写的几首都有关失恋?”

  韩觉回答:“因为我认为,心碎是了解这个世界的绝佳方式,也是审视自我的绝好机会。里面的几首歌,是我觉得如果我在更年轻的时候就听到它们,那么我在某些事情上,就能比现在处理得更好。我把这些经验做成音乐,是希望一些年轻的听众能少踩几个坑,或者掉进一个坑之后,能快点爬出来。”

  男女主持人顿时肃然起敬,同时暗叹韩觉果然和章依曼最初有过一段,但似乎不长,可惜掰了。

  每个嘉宾的采访时长十分有限。韩觉回答完几个【为什么一个人来】、【有没有遇到想要合作的音乐人】这样的问题之后,女主持人最后提问道:

  “那么多提名里,你最希望得哪个奖?”

  韩觉笑了笑,说:“我不挑剔,对我来说哪个奖都一样。”

  两位主持人听了只觉得韩觉意外的谦逊。

  果然这才是音乐人面对【金曲奖】该有的画风。

  “感谢韩觉的回答。”主持人们祝韩觉得奖之后,欢快地将韩觉目送进了会场。

  韩觉之前在酒店房间宅着,下楼就直奔礼堂,没机会看其他人的穿着。以为进了会场会看到一批男穿正装,女穿礼裙的单调场面,就跟他之前在美利坚看到的一样。结果一进场就看到服装样式之丰富,超出了韩觉的想象有人穿着各朝元素的汉服,有人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有人穿得严肃的,也有穿得休闲的,更有穿得怪异的。

  一个人能够自由选择自己穿什么而不被议论,这才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文明该有的样子。

  会场里暂时还只有走完红毯的圈内人,热闹异常,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各种圈子,谁人缘好,谁是边缘,当真一目了然。

  韩觉慢悠悠地进了场,左顾右盼。

  据小周之前的情报,章依曼是比他先进场的。

  韩觉看到了《有嘻哈》几面之缘的【汉堡】和宋敬山,还看到了几个韩觉只听过歌,却没见过人的天王天后,也看到了几个《歌手》和《唱作人》见过的对手和战友。

  但这些人都不是韩觉想找的。

  韩觉一边避开想要和他搭话的人,一边寻找着章依曼。

  终于,在转了几圈之后,韩觉找到了同样满场游荡像在找人的章依曼。

  两个人隔着大约十米,视线刚一对上,先是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齐齐露出了笑容,最后齐齐偏开视线,紧抿着嘴,不让笑意过于明显,导致暴露。

  韩觉一手按住忍不住扬起的苹果肌,一手捏住忍不住咧开的嘴角,不一会儿,终于冷静下来,笑着冲章依曼眨了眨眼睛。

  然后韩觉就看到对面章依曼也朝他猛得在眨眼睛。

  韩觉看得想笑,觉得这么久没见傻妞,傻妞依然可爱。

  但韩觉谨记此时人多眼杂,保不齐自己或章依曼就被人盯着,所以千万不能被人看出破绽。

  韩觉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四周,走了两步,回头,不经意地再往章依曼那里看去。

  结果韩觉发现章依曼还在眨眼。频率和力度比刚才高了几个层次,表情也完全不像是久别重逢的欣喜。

  【难道……】

  韩觉看着眼前章依曼,顿时心里一咯噔,有一种在钢索上一脚踩空的失重感。

  紧接着这个想法出现的,是一个人。

  韩觉感觉到自己的身侧站了一个人。

  【我晕!我倒!不会吧……】韩觉虎躯一震,缓缓转头。

  “这么巧啊。”章耀辉笑着向韩觉打了个招呼。

  岳父……啊不,竟然是章老狐狸!

  韩觉上次看到章耀辉,是在章依曼家的书房。距离那次谈话,已经半年多了。韩觉的人气也好,财力也好,影响力也好,相比半年前,已经高了好几个层次。韩觉有底气面对任何一个人而不心虚。但面对章耀辉,韩觉心虚。

  他和章依曼瞒着章耀辉阳奉阴违,偷偷恋爱,那是视一个父亲的决心为无物。

  韩觉觉得自己偷走了章耀辉最宝贵的东西,此时面对正主,怎能不感到心虚?

  “啊,章老……章董事。”韩觉镇定地向章耀辉回了招呼。

  章耀辉尽管那么久没见韩觉了,但此时见面笑容依然亲切,他凑到韩觉身边,向韩觉身体正面朝向的方向看去,好奇道:“刚跟谁笑呢?遇到熟人了?”

  韩觉汗流浃背,顿时慌了。心里酝酿着措辞,急急忙忙也看过去。

  却发现原本该站着章依曼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

  “就是一个朋友。”韩觉松了一口气。

  但他紧接着看到,十米外的那地方,有两个行走的人突然站定,一动不动地看着地上,一脸惊奇,仿佛地上有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韩觉脑子里一下子想到傻妞蹲在地上装蘑菇的画面。

  为了防止章老狐狸看到,韩觉身体转了个朝向,走开两步,转移话题道:“章董事,我听说【艾都】是要发展影视了是吧?”

  章耀辉看着韩觉的眼睛看了两秒,慢慢笑了。

欢迎大家访问:天宝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bxiaoshuo.com/book/21481/607/